前沿资讯|翰邦研究院
  • slide background

前沿资讯


  • 劳务派遣工的间接发放不作为工资薪金扣除,其缴纳的工会经费等超标谁负责?

    Posted by 第三只眼 | 2015-11-02 |

    承小编上一篇文章,分析了总局34号公告的实践影响,今天小编再来聊聊其他几个事,这个间接发放的部分,并不是像某广告一样“一调了之”,而是还有后遗症,为何呢?

  • 俺的另类实践解读,企业工资薪金和职工福利费等支出汇算调整,情归何处,需要民间发现

    Posted by 第三只眼 | 2015-11-02 |

    虽然你火了,可是俺心里凉了,思考一下,对这个税收政策,俺的热情又复燃了,为何?还是要面对明天的朝霞不! 看着大家风风火火的解读内容,俺不挑重复的了,就写写小编个人的理解吧,有用的诸位实践当中看看。

  • 34号公告实施的逻辑,不是2014年度计提的工资薪金汇算期发放,纳税调减了,是不是就可能不合规了?

    Posted by 第三只眼 | 2015-10-23 |

    34号公告小编一写就要“吐”了,哈哈,不过,做这个工作,就得解决温饱问题,同时呢,也发挥一点自己的专业生产力了。

  • 如何适应34号公告,将间接支付转化为直接支付,得到工资薪金的口径基数?

    Posted by 第三只眼 | 2015-10-23 |

    我们且不讨论规定的合理性如何,但是我们在思考这一技术性的问题时,该如何做到税务价值的延伸呢,或许这是技术派同志喜欢做的事,也是非常有意义的。

  • 聪明糊涂心:企业所得税的工资薪金类调整,可行但不合理

    Posted by 第三只眼 | 2015-10-20 |

    企业所得税的纳税调整,我们都理解是建立在利润表的基础上,但是依照现在的调整规则,却并不是仅限于利润表数据的调整,如果我们坚持理想,相应的数据我们就对于利润表的数据的调整,却可能反而无法操作,甚至为了调整而增加巨大人力的情形,还不一定对。

  • 境外关联方发放工资薪金是否有个税代扣代缴义务

    Posted by 第三只眼 | 2015-10-16 |

    当越来越多的境内企业跑到境外上市的时候,境外的上市主体也会发放相应的工资给员工,还有股票激励,这时这部分人员可能是都在境内的,作为代扣代缴的主体,境外上市主体是否可以认为是境内的实体公司要做的事呢。


  • 金融业营改增,这是税收政策对于金融业整体体系带来的挑战,商务、核算、系统、规则,不同于以往,不同于任何可借鉴的样本,充分专业的应对,将带来这个行业税收竞争力的重塑,从而在激烈的商业战线上取得先机。